分享 急速赛车百度影音

首頁> 鐘表鑒賞家在追求什么

鐘表鑒賞家在追求什么

作者: 清秋瘦水

瀏覽:15646

2019年07月01日 18:08:51

原標題:鐘表鑒賞家在追求什么

誰是鐘表鑒賞家?我的理解,每一位鐘表愛好者都是。我們喜歡鐘表這個物件本身,迷戀它的機械功能和工藝之美,崇拜制表大師的博學與專注,也享受這個過程帶給我們的歡愉快樂。

當我們購買的鐘表越來越多,在愛表藏表這條路上越走越遠,開始有這樣一個問題在腦中回蕩:“我們在追求什么?終極在哪里?”

英國當代知名鐘表鑒賞家George Daniels用實際行動給出的答案是,收藏寶璣的作品,并自己動手制作鐘表,用一生追求完美的機械藝術品。

他是同軸擒縱的發明者,當代著名的獨立制表師,也是寶璣大師的忠實粉絲,對寶璣大師以及寶璣鐘表研究極為透徹,他將研究成果出版《The Art Of Breguet》一書,涉及500多件寶璣鐘表作品,大量珍貴的照片和原理手稿。

George Daniels著《The Art Of Breguet》

George Daniels制作的懷表,表盤上羅馬數字時標、璣鏤刻花表盤、纖細修長指針以及機芯和盤面布局等,都是從寶璣作品中汲取的美學靈感。在研發出同軸擒縱之前,他的作品都是搭載陀飛輪擒縱機構,那也正是寶璣大師的發明。

作為普通的鐘表愛好者,我們很難達到George Daniels的境界,沒有能力自己動手來制作鐘表,但我們還有機會像他一樣,收藏極致技術和工藝完美結合的佳作,比如一枚寶璣陀飛輪腕表。

01-寶璣大師的發明

從1775年寶璣先生在鐘表堤岸設立工坊開始,寶璣作品便一直是精準功能與極致美學的結合。寶璣先生一邊不斷提升鐘表精準、可靠和便利性能,一邊精心設計,從機芯布局到表盤裝飾,從指針形狀到時標字體。

寶璣大師一生給鐘表行業留下不少發明,自動上鏈、降落傘避震器等,他也獲得了很多榮譽頭銜,如“法國皇家海軍御用制表師”,但鐘表愛好者們最熟悉的,還是“陀飛輪發明者”這一身份。

1801年6月26日,寶璣大師獲得了一份為期十年的新式調教裝置專利,即“陀飛輪”發明專利,這份文件保存于法國國家工業產權局,其中還有一封寶璣先生當時寫給負責專利管理的內政部長的信。

陀飛輪調校裝置專利的官方文件

信中,寶璣先生簡言陳述了專利發明的主要內容:“我已經成功抵消了因位置不同導致受重力影響程度不同所產生的差異……”

懷表垂直“站在”口袋里,重力對懷表擒縱機構的影響由此產生,特別是游絲,向下的重力使游絲產生一定形變,擺輪在擺動過程中的等時性發生變化,進而影響走時精準。

寶璣大師發明的這個全新調速機構,將整個擒縱裝置放在一個每分鐘旋轉一圈的籠框里,這樣擒縱機構在60秒內規律地改變位置,從而將重力影響抵消掉。

寶璣大師制作的陀飛輪懷表

他從哲學家笛卡爾那里得到啟發,將其命名為“Tourbillon”,即陀飛輪。笛卡爾曾在他的哲學原理中如此定義Tourbillon:行星圍繞太陽旋轉,存在于由此產生的漩渦之中。

發明陀飛輪之后的有生之年,寶璣大師共制作了35枚陀飛輪作品,主顧有當時西班牙波旁王朝,英國王室,知名的意大利藏家等,這些200多年前的作品,留下了很多故事。

1808年售于波旁家族的No.1188 陀飛輪懷表,后來轉入一位土耳其藏家手中,他于1841年請寶璣公司為該表定制過一塊土耳其數字時標表盤,后來這枚珍貴懷表被寶璣博物館珍藏。

當年實驗測試的陀飛輪,被寶璣大師更換到他的好友、英國制表師阿諾德贈給他的禮物上,并回送給阿諾德之子,也是他的學生。這枚懷表收藏在大英博物館,表底上有阿諾德的簽名以及寶璣陀飛輪銘牌。

裝置寶璣陀飛輪的阿諾德懷表

在寶璣陀飛輪專利保護期之后的一百多年里,制表行業將寶璣大師的這項發明發揚光大,制作了各種精美的陀飛輪懷表作品。

02-“手腕上的華爾茲”

到了1980年代,現代腕表以精致奢侈品身份回歸人們的生活,寶璣將陀飛輪這一發明應用于腕表,再一次激起鐘表世界里的陀飛輪熱潮。

寶璣腕表陀飛輪機芯

腕表上的陀飛輪,除卻它原本抵抗地心引力的初衷,更多是為鑒賞家們提供視覺上的美麗享受,以寶璣先生最初發明它時一分鐘一圈的速度旋轉,不疾不徐,優雅泰若,被鑒賞家們譽為“手腕上的華爾茲”。

2019年,寶璣隆重推出了一款全新陀飛輪表款——Classique經典系列5395超薄陀飛輪鏤空腕表,將寶璣鐘表美學帶到一個全新之境。

Classique經典系列5395超薄陀飛輪鏤空腕表玫瑰金款

不影響架構和穩定性的前提下,寶璣減少將近一半機芯材料,在厚度僅為3毫米的18K金質機芯上加以鏤空設計可謂突破極限;并且寶璣首次將手工鐫刻、璣鏤刻花和倒角工藝結合,修飾鏤空夾板。

Classique經典系列5395超薄陀飛輪鏤空腕表運用璣鏤刻花工藝

機芯夾板表面非鏤空部分飾以手工鐫刻的璣鏤刻花圖案;夾板和表橋銳利的邊緣由工藝大師精心細致地手工倒角修飾,將棱角切削打磨至平整無瑕直至成45°角斜面;隨后再進行重要的雕刻步驟,手工為不同的文字及鏤空邊緣雕刻紋飾。

Classique經典系列5395超薄陀飛輪鏤空腕表運用手工鐫刻工藝

配合鏤空機芯設計,藍色羅馬數字時標設置在環狀透明藍寶石玻璃上,藍鋼指針與陀飛輪橫橋上的藍色寶石,以及硅質擒縱輪,相得益彰。

Classique經典系列5395超薄陀飛輪鏤空腕表鉑金款

新表一共有兩款,18K玫瑰金表殼搭配了灰色金屬機芯,而鉑金表殼搭配了玫瑰金機芯,采用了“撞色”的設計,賦予腕表活潑靈動的氣息。

該款鏤空腕表機芯背面的表橋上,鐫刻著它所搭載的機芯型號“ Swiss Cal 581SQ”,請注意,這是一枚非常重要的寶璣系列機芯,數字后面的SQ表示鏤空之意。

在這枚全新Classique經典系列5395超薄陀飛輪鏤空腕表之前,寶璣以581系列機芯,為鐘表鑒賞家們呈現了數枚技術與工藝完美結合的超薄陀飛輪腕表作品。

03-Classique經典系列

超薄自動上鏈陀飛輪腕表

581系列機芯首次亮相于2013年巴塞爾展,是寶璣傾力研發的全新一代超薄自動上鏈陀飛輪機芯,厚度只有3毫米,直徑36毫米,采用4赫茲高振頻擺輪,擁有80小時動力存儲,是一枚兼具極致超薄與穩定功能的佳作。

那一年,寶璣以Classique經典系列5377超薄自動上鏈陀飛輪腕表搭載該系列機芯,機芯編號為581DR,字符DR表示其具備動力存儲顯示,表盤上8點與9點之間那根纖細的藍鋼指針便是此功能。

Classique經典系列5377超薄自動上鏈陀飛輪腕表鉑金款

為實現這一超薄杰作,寶璣顛覆傳統發條盒結構,自動上鏈通過在機芯邊緣設置環形鉑金擺陀實現,并以超輕鈦金屬制成陀飛輪框架,傳動功能也直接設計在框架上,采用以半導體蝕刻工藝制成的高精密硅質游絲等等。

將機芯裝入表殼時,寶璣又以一個十分精巧的設計,把陀飛輪上表橋嵌入表盤,與表盤融為一體,功能與美學結合天衣無縫。這個形似漢字“一”的表橋結構,也成為該超薄陀飛輪系列腕表的標志美學元素之一。

超薄自動上鏈陀飛輪上形如漢字“一”的標志性表橋

到了2018年,寶璣再次推出一枚搭載581系列機芯的表款——Classique經典系列5367超薄自動上鏈陀飛輪腕表,機芯編號為581,去掉了動力存儲顯示功能。

Classique經典系列5367超薄自動上鏈陀飛輪腕表鉑金款

與5377超薄自動上鏈陀飛輪腕表采用鍍銀18K金質表盤不同,正如其名字所描述,5367陀飛輪表款采用的是白色大明火琺瑯表盤,搭配寶璣數字時標。

可能你也發現了寶璣腕表表盤的這一規律:璣鏤刻花裝飾的18K金質表盤搭配大寫羅馬數字時標,而大明火琺瑯表盤則搭配寶璣字體的阿拉伯數字時標,這是傳承自寶璣大師的美學理念。

寶璣No.2567懷表,璣鏤刻花表盤搭配羅馬數字時標

該系列超薄陀飛輪腕表時間顯示盤是偏心設計,整體偏向11點位置,與5點位置的陀飛輪相呼應,表盤布局更加平衡雅致。

Classique經典系列5367超薄自動上鏈陀飛輪腕表玫瑰金款

“一”字型陀飛輪橫橋中間的藍色寶石,與腕表上所采用的傳統紅色寶石軸眼形成鮮明對比,成為該系列陀飛輪腕表的又一標志。

當然,超薄是這一系列腕表的主要特征,經典系列5377、5367和5395陀飛輪表款,厚度都不到8毫米。

04-Marine航海系列

5887陀飛輪時間等式腕表

2017年,寶璣推出了全新Marine航海系列5887陀飛輪時間等式腕表,如果你注意到它的機芯編號:581DPE——同樣表明其出身,也是以581機芯為基礎升級而來。

Marine航海系列5887陀飛輪時間等式腕表鉑金款

它具有陀飛輪、時間等式和萬年歷三大功能,方寸表盤上簡潔地顯示出復雜天文歷法,而腕表只有不到12毫米厚的常規尺寸,可謂巧奪天工。

飾有鏤空刻面金色太陽的指針,可以直接指示當下真太陽時時間,而寶璣分鐘指針則指示平太陽時時間,讀時更直觀。

真太陽時與萬年歷指示功能

萬年歷,以船錨形逆跳指針指示日期,10點與11點間視窗顯示星期,1點與2點間視窗顯示月份和閏年歷。將閏年周期與月份同窗設計,非常高妙,令大復雜功能表看起來同普通表款一樣清晰。

表盤5點鐘位置,陀飛輪與時間等式凸輪同軸運行,通過承載時間等式凸輪的透明藍寶石圓盤,可以看到優雅旋轉的陀飛輪,每分鐘1圈,抵消地心引力帶來的誤差。

時間等式凸輪與陀飛輪同軸運行

這款大復雜腕表上集合了諸多寶璣極致技術與頂級工藝美學,表盤上有兩種不同的璣鏤刻花圖案,機芯夾板以手工雕刻裝飾,發條盒飾有風玫瑰航海羅盤圖案,表背極為華美。

Marine航海系列5887陀飛輪時間等式腕表精美修飾機芯

對于鐘表技與美的極致追求,讓寶璣取得了極高的成就,寶璣指針、寶璣數字、寶璣游絲、陀飛輪、璣鏤刻花,這些與寶璣大師關系緊密的鐘表術語,今天已經為整個行業所共享。

每一枚寶璣陀飛輪腕表都是極為誘惑之物,盡顯兩百年來寶璣鐘表的極致技術與工藝,讓鑒賞家們無法自拔。

不論是科學、藝術,還是機械,沉醉其中的人被共通的美所震撼。法國人類學家克洛德·列維斯特勞斯說,技藝,是人在宇宙中為自己找到的位置。鐘表鑒賞家們,追求的似乎是一種無限接近宇宙之美的境界。

【免責聲明】本內容由用戶發布,并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如侵犯您的合法權益,請與本網聯系(Email:[email protected]),我們將在第一時間處理。
我要評論:請登錄后參與評論提交
最新評論:

這里還沒有網民點評,趕快來占個沙發吧!~

點擊查看更多評論